电子烟生意不如货品利润甚至面临亏损(组图)

2022-05-04 09:22:17

本报记者万晓天北京报道

在河北邯郸某县城,林浩(化名)原本打算在“东、西、南、北、中”开五家店,以赢得全县电子烟市场,但开完三家店后,他发现“现实根本不是那样,期望与现实相差甚远”。

“现在用户就这么多,多开几家店也不会增加多少销量。” 林浩说,他开店的时候一天卖两三套,现在两三天就卖一套。

不仅林浩觉得做生意难,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很多三四线城市的店主,纷纷感叹电子烟生意不如从前,利润微薄,甚至亏损。他们认为,部分原因是商店数量的增长超过了用户数量的增长。

本轮门店数量暴增,源于各大品牌的开店补贴活动。在禁网的背景下,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电子烟的线下“店战”正式打响。

宣传中的数百万元补贴主要包括装修材料和商品补贴。有店主感叹“套路多”。不管现在有多少商品补贴,大部分只能变成积压库存。

2021年3月末,电子烟将参照卷烟进行监管的消息传出后,业界依然乐观,但此后线下门店的销售业绩一直不理想。面对现状,部分品牌改变原有策略,将推出长期补贴支持计划。

北京某商场的电子烟店。本报记者万晓天 摄

《线下战场》

记者采访当天,林浩骑着电动车来回14公里,给顾客送豆荚。“只要赚20块钱,和送外卖差不多。”

一个县有七八家专职电子烟店,二十、三十个兼职销售点。留住客户并不容易,需要提供更全面的服务。在邯郸市区,电子烟店比较密集。几位悦刻店主表示,市区至少有30、40家悦刻店。

悦刻是电子烟领军品牌,将于2021年1月在纽交所上市。据CIC(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悦刻品牌已占领国内封闭式品牌. 62.6%的电子烟市场份额。悦刻表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有1.5万家专卖店。

禁网后,2020年1月,悦刻启动“361”计划,未来三年将累计投入6亿元,帮助1万家悦刻门店。此时,悦刻STORE已覆盖300多个城市,累计超过1500家。

除了专卖店,悦刻还部署在网吧、烟酒店、酒吧等生活场景,还将提供产品补贴、开业材料赠品等优惠。凭借强大的线下推广,悦刻得以迅速占领市场。

2021年前开张的店主可以明显感受到业绩下滑。去年7月,王艳(化名)斥资10万元在邯郸市区开了一家悦刻店。开业后,店面生意红火,于是又陆续开了两家店,但现在生意不如从前了。

“以前流行的时候,很多根本不抽烟的人都来尝试,也有很多人感兴趣。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流行了,竞争也很激烈。” 他说,目前只有一家店是盈利的。

除了悦刻,其他品牌也紧随其后。2020年10月末,电子烟品牌YOOZ门店数量突破1000家,一个多月后,已开业、在建和即将开业的YOOZ门店数量突破2500家。

2021年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研究起草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国家烟草专卖局。此次修改是在《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补充规定中增加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卷烟有关规定执行。” 这也可能是电子烟线下门店销量的转折点。

当时,电子烟品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线下市场的竞争是“促销战”和“补贴战”,各品牌补贴力度加大。以柚子为例,2021年初启动了年度“万店计划”,在促销中,单店补贴最高可达118万元。它将门店类型分为5个等级,最低等级为“单家门店累计补贴总额零售额约11万元”。

电子烟行业知情人王兴(化名)表示,每家公司的补贴都是现金+补货的形式。过多的补贴肯定会影响品牌商的利润。至于是否会导致亏损,还要看补贴的周期。从长远来看,绝对不会亏本。

然而,市场的不平衡已经出现。对于大部分三四线及更多下沉市场来说,门店的增长已经超过了市场需求。近日,柚子创始人兼CEO蔡跃东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市场下滑有目共睹,舆论环境对电子雾化行业产生了一定影响,老用户流失,新用户的减少。全行业门店数量增速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用户数量增速电子烟厂家,导致单店用户分流。

《县城内》

常平电子烟厂家厂家_电子烟厂家_电子烟厂家口味王电子烟21

2020年7月,看到朋友用电子烟,原本抽香烟的林浩也开始尝试。试过之后,感觉很好,用了一个半月的电子烟后,彻底戒掉了香烟。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商机。当时县城没有电子烟专卖店,只有几个零散的销售点,或者需要从微商那里购买。

“半年多来,正规专卖店有8家,手机卖场也有20、30个销售点。” 林浩说,他所在的县城不大电子烟厂家,主要是一个直径3公里的区域,一个繁华区半径1公里左右,几家专卖店挤在一起。

2020年9月,林浩开始开店,想选悦刻,但当时已经有一家,还有一家即将开业。打听后得知,每个县城只能有两家店,不能多。一个月后我再次询问时,之前开店的补贴也取消了。于是10月份,林浩开了一家柚子专卖店,这也是他使用的第一个品牌。

从签订合同到开店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林浩选择了县城中央商场步行街入口处的地址,这里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店铺租金每月2000元左右,员工工资2000元/月。开业后一个月营业额将达到3万元,春节期间甚至达到4万元,利润可观。

林浩打算在县城再开几家店。他雄心勃勃,渴望掌握全县电子烟市场。2021年1月,再次联系悦刻后,次月交付了5000元押金,此时还有开店补贴。

由于店铺租赁合同的完成延迟,店铺一直到5月份才能够开业。让林浩不满意的是,此时,距离他选择的地址还有200米的地方,有一家RELX悦刻店。他说,交了押金后,位置应该不会开在这么近的地方。林浩取消加盟,要求退还5000元押金,但近3个月未收到,“还在排队等退款”。

至于宣传中诱人的开店补贴,大部分店主拿到的都是展柜、货架等物资补贴,还有商品补贴,现金补贴较少。为防止店主获得补贴,通常分几次发放,至少三个月后发放。

林浩也发现了一些“陷阱”。起初,林浩觉得补贴货没问题,但后来发现这些货不好卖,而且大多是烟杆。“我问过厂家,他们说补贴是给豆荚的,但其实我有豆荚。” 他说,因为厂家补货要先到省级代理,再到市级代理,最后到店里,原来的货可能中途已经换掉了。

现在林浩积压了400到500根烟头,“没人要”,成本近4万到5万元。“一天卖出一件,需要一年多的时间。” 现有用户手中都有烟杆。专卖店如果坏了有售后服务的话,可能两三年都换不了。如果没有新用户,就没有消费。“豆荚利润低,每豆30到40元,但经常有人买,只要补上,就不会亏本。” 他说。

此外,品牌的补货是根据零售价给店主的。林浩说,例如,店主供应2万元的商品,如果店主购买商品,只需7000元。

今年5月,林浩又转向了另一家小众品牌的电子烟店和收藏店。刚开业不久,生意就显得冷清了。一开始以为因为这是新店,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但我不承认两家店还在亏钱。“以前一个店卖3万元,现在三个店卖3万元,刚刚达到了不亏本的状态。”

受监管的市场

如何在市场竞争中取胜,是每个店主都在考虑的事情。距离林浩的柚子店几百米,是另一家电子烟店。他说他不想打价格战,别人会来找他。“你卖240元,他卖220元;你卖210元,他卖200元。恶意竞争。还找人发传单。”

除了“价格战”,还有一些市场搅局者。不少店主表示,最恶心的是在数码、通讯等店里卖电子烟的商家。这些产品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而且充斥着赝品,在销售时也没有考虑消费者是否未成年。人们。

保定一家小野电子烟店的老板石静(化名)说,亲戚家的孩子上初中,班里很多学生在卖手机、数码通讯产品的店里买电子烟。多样性,孩子会冒烟,影响特别不好,家长看到觉得不是好事,孩子不了解假冒商品的危害。

王兴告诉记者,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假货乱价的局面都难以杜绝。这不一定与渠道有关。例如,如果一家专卖店关门,店主可能会以超便宜的价格处理手中的库存。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将考验一个品牌的能力。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扰乱整个渠道市场。一个电子烟品牌能否很好的管理和控制渠道,也是其价值的重要体现。

林浩所在县城常住人口不到10万,公众对电子烟的接受程度也非常有限。他说,对于30多岁、40多岁抽传统卷烟的人来说,电子烟的接受度是最低的。有些在单位工作的人因为工作场所的要求不能吸烟,或者他们家里有孩子。所以选择电子烟。“如果你会抽香烟,你肯定不会选择电子烟。” 林浩说道。

县城的年轻潜在用户也很难找到。林浩认为,这里没有大学,县城每月2000到3000元的工资是没有前途的。年轻人外出学习或在工厂工作。除了儿童,妇女和老人都被抛在了后面。有的县城经济发达,有大学、有工厂,“可以开20家店”。然而,他所在的县城只有一所全封闭高中。

“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电子厂旁边开了一家店,一个月能卖10万元,里面全是年轻人,20多岁的男女,很多人都抽烟。”他说。

王兴表示,目前市场低迷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从监管、舆论、市场:严监管让部分从业者恐慌,扩大市场的积极性降低;各种负面舆论抹黑、断章取义,对消费者产生恐吓作用;今年前两季度各品牌门店的快速扩张,短期内稀释了单店利润,培养更多用户还需要一段时间。

全县8家门店中,1家已经关门,1家被贴上转让标签。林浩从店主那里得知,如果过几天不能转账,他会继续经营。林浩说,一些销量不好的店已经选择关门或者卖了,而且大部分都会坚持,选择观望看好转,但一般不亏不赚钱很难坚持多久。林浩的柚子店已经开了快一年了,现在老店补贴房租,一个月能有四五百元的扶持。

蔡跃东在上述采访中表示:“短期开店补贴不是长久之计,未来我们会带来更完善、更长期的补贴支持计划——只要店主认可这项业务并且愿意长期经营,那么YOOZ柚子会继续提供补贴和帮助,让双方真正成为利益共同体。”

今年4月,林浩去参加了一个电子烟展,开店补贴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他觉得是因为自己太乐观了,觉得市场很大,现在入市的人都种下了。就算他的两家新店都在亏本,但现在他们会继续维持下去,至少在补贴完全支付后的一两个月。

对于一开始就想开两家店的石静来说,现在还打算开第二家店。2021年5月开店后,月收入3万元。虽然不如她原本的眼光,但也算是有些赚头了。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