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俘获”年轻人的心2022年10月1日起实施

2022-06-12 12:05:10

□ 1 度深

□本报记者赵晨曦

5月31日,第35个世界无烟日,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17岁男孩小白(化名)在家中一边玩手机一边吸一口挂着的电子烟。时不时挂在脖子上。 ...

如今,像小白这样的“吸电子烟者”很多,而且呈现年轻化趋势。

中国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中学生和大学生烟草疫情监测结果》显示,2021年使用电子烟的大学生比例为10.1%,目前电子烟使用比例为

@2.5%,均高于 2018 年全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中学生的电子烟使用率甚至高于大学生。 2021年使用电子烟的中学生比例为16.1%,现在使用电子烟的比例为3.6%。

针对这种情况,国家也在不断加强对电子烟的监管。 2022年5月1日起实施的《电子烟管理办法》规定电子烟品牌加盟,全面禁止销售烟草香精以外的调味电子烟和可加雾化器的电子烟。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也将于2022年10月1日起实施。

“电子烟对未成年人危害极大。”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近日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相关法律政策不断完善的同时,也要注意防范一些企业“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不断加强对电子烟线上线下销售的监管,彻底阻断电子烟流向未成年人的渠道。

电子烟的销售目标是未成年人

小白吸电子烟已经两年多了。在他的认知里,电子烟根本算不上“烟雾”,因为它没有传统香烟燃烧后的刺鼻气味,也不会产生大量烟雾,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香气和凉爽的造型。

“这些都是我们年轻人的重点。”小白说是因为一个朋友的“赛博朋克”式电子烟,他“入坑”了,之前从来没有抽过烟。

“电子烟之所以能‘俘获’年轻人的心,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它的宣传方式不仅避免了传统烟草的危害,甚至还加入了‘健康元素’,比如一些声称可以用来戒烟的,有的号称可以彻底‘去焦油’;二是电子烟的设计捕捉了年轻人对潮流的追求和好奇心,经常结合一些流行元素。”北京丰台星正区经营着一家电子烟专卖店。来他店的消费者多为年轻人。他们不想被称为“吸烟者”,而是称自己为“玩家”。

在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郑品品看来,电子烟的初衷确实是以烟草替代品的形式帮助戒烟。在战略等方面,其目标已经转向吸引年轻人消费。

“电子烟制造商和销售商声称要防止青少年接触电子烟,同时在营销推广上强调时尚、酷炫和丰富的品味,这是青少年的利益所在。精美的设计不仅可以吸引青少年购买和尝试,还可以避免引起学校和家长的警觉,不利于青少年吸烟行为的早期发现。”郑品品指出,电子烟也是香烟,烟油通过加热雾化产生具有特定气味的气溶胶供吸烟者使用。烟油中还含有尼古丁、香精、溶剂丙二醇等物质,其危害不容忽视。

国家卫健委和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联合发布的《中国吸烟有害健康报告2020》明确指出,电子烟无助于戒烟,电子烟烟液中还含有甲醛和乙醛到尼古丁。 、丙酮、丙烯醛、邻甲基苯甲醛等致癌物质。

过渡期已成为“炒货嘉年华”

在小白专门用来存放电子烟烟弹的抽屉里,记者看到大量不同口味、包装精美的烟弹。除了常见的水果口味,甚至还有冰淇淋、奶茶等新奇口味。 .

2021年10月,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发布的《电子烟营销及其对青少年健康的影响研究报告》显示,近半数的受访青少年开始吸食电子烟的年龄在2000-1000岁之间。 13和15.,他们用得最多的味道是水果味。

电子烟加盟流程加盟雪加电子烟_电子烟品牌加盟_电子烟品牌1001电子烟品牌

对此,《电子烟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具体作出针对性规定——禁止销售除烟草香精以外的调味电子烟和可自行加雾化器的电子烟。

“禁止销售调味电子烟,可以大大降低未成年人吸电子烟的概率。”新坛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姜源指出,水果味等调味电子烟对未成年人非常有益。吸引力强,容易引起未成年人的好奇心,诱发吸烟。加拿大、美国等国家已经明确禁止生产和销售带有薄荷等口味的电子烟,以保护未成年人不吸电子烟。

但在政策下,一些商家开始了“炒货嘉年华”。

据小白了解,今年3月《电子烟管理办法》发布后,部分电子烟商家开始宣传5月1日后不再销售水果味烟弹,这也让大量消费者觉得为了囤积果味豆荚,小白买了20盒混合味豆荚。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邢磊的证实。

“政策出台后,圈内果味豆荚供不应求,价格也随之上涨电子烟品牌加盟,甚至还有其他店主高价抢我货,他们卖掉它们以赚取利润。”邢正益某电子烟品牌比如比较流行的葡萄干味豆荚,原价99元一盒,但最高能卖到近300元一盒,买家还是不少的。

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发布了GB41700-2022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以下简称电子烟国家标准),将于今年10月1日实施。电子烟国家标准中还规定,产品的特色风味不得呈现烟草以外的其他风味。

《电子烟管理办法》5月1日起施行,电子烟国家标准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对此,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在考虑电子烟国家标准发布后,电子烟生产企业需要设计符合标准要求的产品,完成产品改造,并申请交有关部门进行产品检测和技术审查。评分工作,所以设置了5个月的“过渡期”。

邢峥表示,5个月的“过渡期”让前段时间暴涨的果味豆荚价格回落,但仍有部分商家借此“炒作”囤货。

必须封锁未成年人的购买渠道

“口味齐全,先到先得,事不宜迟!” “果味豆荚仍有订单,欢迎来电咨询!”在小白的朋友圈里,时不时能看到这样的广告,而这也是他今天购买电子烟的主要渠道。

防止电子烟流向未成年人,一直是电子烟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早在2018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就发布了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通知。未成年人保护法还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和电子烟。 2019年10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明确要求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渠道,并同时撤回它们。在互联网上发布的电子烟广告。此举在业内也被称为“网络禁令”。

如今,当记者在各大电商平台输入“电子烟”关键词时,系统会自动跳转到“绿网计划”劝导戒烟页面,宣传戒烟知识。但是,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上,如果搜索“雾化”、“戒烟”等关键词,依然会有个别电子烟产品出现,而且大多采用“换马甲”的方式暗中出售它们,例如出售雾化器贴纸和挂绳。顾名思义,它实际上销售的是成品电子烟。

小白手机里的几个烟商都是朋友推荐的,通过二手交易平台认识的。为了“保险”起见,商家和小白在社交软件上加了好友,表示未来商品将通过社交媒体平台直接转账购买。交易过程中,商家从未问过小白的年龄。

“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电子烟的销售确实逐渐从线下转向线上。”邢峥介绍,目前线下的电子烟店多为品牌加盟店。有“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等标志,消费者在购买时还需出示身份证。对于他经营的品牌电子烟,只能通过“姓名+身份证+人脸”三重验证。通过公认的采购系统。但相比之下,网购就没有那么严格了。当一些线下实体店老板得知购买者是未成年人时,不仅不会劝导,还会主动加好友,利用社交平台进行销售。因为电子烟不是违禁品,可以正常发货,所以这个销售渠道现在已经成为“主流”了。

“要彻底封锁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的渠道。”刘俊海建议,为进一步压实网络平台责任,应采取技术手段封杀部分可能涉及电子烟的相关词语,并严格检查平台经营是否存在“黑箱操作”等行为。针对目前利用社交软件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趋势,社交平台应严查,封禁被发现在网上销售电子烟的账号,并对可疑账号进行必要的限制。

《电子烟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务院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

据有关部门介绍,自6月15日起,取得烟草专卖许可证的电子烟相关生产企业、批发企业和零售市场主体应逐步在平台开展交易。

在刘俊海看来,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遏制社交平台上的点对点交易。后续,相关部门仍需形成对电子烟销售的常态化监管,并对违规商家、失信平台从重处罚。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