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悦刻:坚决支持并执行电子烟网上禁售

2022-11-06 23:28:56

靴子掉落

今天下午(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称:

督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督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门店,及时下架电子烟产品;督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者个人撤消在互联网上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悬在电子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

下一步,国家烟草专卖局等部门将加强对通过互联网宣传销售电子烟的监测、劝阻和取缔,查处发现的各类违法行为。

面对如此“一刀切”的政策电子烟工厂,悦刻电子烟率先表态:坚决支持并落实禁止网上销售电子烟的决定,悦刻不为未成年人服务。

福禄电子烟创始人朱晓木则表示: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是社会共同坚守的底线,福禄坚定支持国家法律法规。这个通知对于行业的有序发展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引导。我们将全力配合政策调整,做出相应部署。

电子烟告别“大跃进”时代

作为世界第一大烟草消费国和生产国,中国每年的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排名第2至第29位的所有国家的烟草消费总量,其财政收入占国家财政收入的比重稳定在6%至10% % 全年。之间。

2019年1月17日,国家烟草专卖局新闻发言人张秀莲表示,2018年,烟草行业累计实现工商税利11556亿元,基本相当于“两桶油”。 ”+“四大业务”+“BAT”总利润。

这让国家烟草总局非常尴尬:一方面,吸烟有害健康。随着烟民数量的不断扩大,烟草产销越多,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利益就越多,国家必须控制烟草;另一方面,烟草税是国家税收的一个重要支柱,烟草养活了超过2000万烟草行业从业者,尤其是超过1500万贫困农民。

自问世以来,电子烟逐渐成为填补卷烟市场供需失衡的替代品。

2018年底,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发放了20亿美元的年终奖(要知道JUUL才成立于2015年,1000多人分,每人约130万美元),舆论一片哗然,大家都意识到电子烟就是“打印机”。

巨额利润让电子烟企业开始爆发。一时间,悦刻、灵曦、魔笛、福禄、西柚等雨后春笋般涌现,大家都想成为中国版的JUUL。

2018年底,有电子烟从业者向媒体透露:“在电子烟行业,有人会带领你,只要你投资500万元左右,就可以打造品牌,打通礼品市场。”或者通过代理直销渠道,年销售量达到1~2万件可以盈利200万元左右,利润率至少60%。”

2019年8月,深圳华强北的一位电子烟主向记者介绍:“现在我们推出一款新的电子烟品牌,最低投资不到9万元,10天就能做出产品。从烟油,从设计到包装,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你注册一个品牌,我们会把品牌喷在你身上,你就可以卖了。”

在这样一个门槛低、收益高的行业,资本自然是顺风顺水。以悦刻于2018年6月获得IDG和源码资本的3800万投资为标志,资本在次年开始了“炒电子烟”的狂潮。

于是,电子烟成为了一个被资本劫持、被暴利催熟的行业,投机者太多。

精明的创业者和资本之所以如此狂热,锐意进取,无非是看到了中国过去“先上车补票”的互联网逻辑,妄想野蛮扩张坐稳,即使涉及到监督。到时候还可以补票生存。

于是,今天的《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直接明确电子烟在烟草局的控制之下,各个品牌的数百亿融资最终化为乌有。

一方面,电子烟企业可以像普通企业一样缴纳16%的企业增值税,而中国的卷烟综合税为59.5%。

另一方面,巴西、加拿大、新加坡、阿根廷、西班牙、日本、法国、澳大利亚、西班牙、俄罗斯、柬埔寨、以色列、泰国等国家已经禁止电子烟的进口和销售,中国很可能完全禁止他们。电子烟的进口和销售。

电子烟“戒烟”是个伪命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发布的电子烟报告,电子烟也被称为电子尼古丁输送系统。吸。

电子烟自问世以来,一直被用作帮助“戒烟”的宣传噱头。

打开某宝、某东等电商APP,搜索“戒烟神器”,就会弹出数百款电子烟产品。随便问了几家销量高的电子烟网店,商家都说卖的电子烟“可以用来戒烟”。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主任医师熊景凡表示:“电子烟和香烟都是通过尼古丁刺激大脑产生欣快感,两者的成瘾基础相同,都会导致依赖。从这一点来看看来,电子烟对戒烟没有任何作用。有帮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吴义群通过实验检测发现,市面上部分电子烟烟液中尼古丁的实际含量与标示含量存在差异,甚至是标示含量的数倍。可能会给用户带来更高的健康风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吴义群测试电子烟烟液中的尼古丁含量

长沙有没有电子烟工厂或者电子烟公司_电子烟工厂_塘头一电科技附近工厂有做电子烟工厂吗

传统香烟和电子香烟之间没有最优解。即便是老烟民,如果抽电子烟含量超标,更别说减少对尼​​古丁的依赖,反而会增加依赖。

更可怕的是,我们很少在电视、媒体、街头看到传统香烟的广告,而电子烟的广告却无处不在,这对不吸烟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电子烟无根据“危害小”,甚至可以致人死亡

纽约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将老鼠暴露在电子烟烟雾中 12 周(剂量和持续时间相当于一个 10 岁的轻度电子烟吸烟者),发现烟雾已经在动物的肺、膀胱中和心脏 导致 DNA 损伤并抑制肺蛋白和重要的 DNA 修复功能。

纽约大学研究人员指出,尼古丁在人体内转化为致癌物质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敖维诺此前曾对媒体表示:“市场上所谓的进口产品大多只是国外品牌,而产品的真正产地在宝安区,深圳,离华强北不远。岗、福永三街的工厂生产了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

一些电子烟厂家为了迅速扩大和占领市场,在原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没有科学依据,随意定制电子烟配方。很多只是“换壳换品牌”,然后干脆把锂电池、雾化器、烟弹等配件放在一起。

其中一些电子烟在加热过程中会释放出甲醛、乙醛、丙烯醛等有害物质,还可能会改变一些化学物质的成分,释放致癌物。吸烟者像老鼠一样接受化学测试。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018年2月21日发布的报告,该校科学家在56名电子烟产品使用者的蒸气中检测出15种重金属,包括铅、铬、镍、锰、铁、铝、铜、锡、锌等

而且,电子烟中甘油的渗透压高,吸水会导致口腔和喉咙干燥。电子烟的二手气溶胶成为新的空气污染源。其中所含的某些金属,如镍和铬,不仅高于空气,甚至高于二手烟。

10月14日,韩国疾病控制中心收到首例疑似因使用液态电子烟引起的咳嗽、呼吸困难等肺部症状病例。韩国政府建议人们立即停止使用这些产品。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10 月 17 日的报告,截至 10 月 15 日,美国已有 1,479 例与吸电子烟有关的急性肺损伤病例,在 22 个州造成至少 33 人死亡,其中其中最小的只有17岁。

简而言之,电子烟的危害不亚于传统烟草。即使在某些情况下,电子烟也具有当场致死的杀伤力。

电子烟爆炸致死

去年3月,犹他州一名中学生为了戒掉传统香烟,购买了一款电子烟产品,结果电子烟一边吸一边爆炸。外科医生表示,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电子烟爆炸。不仅是几颗牙齿被吹掉了,还有一部分颌骨被打断粉碎,一部分牙龈组织被完全吹掉了。

在佛罗里达州,一名 38 岁的男子 D'Elia 被发现死在他的卧室里,尸检报告称电子烟爆炸后碎片穿透了他的头骨和大脑。

那些化学成分未知、质量堪忧的电子烟,就像吸食盲盒一样,随时可能成为“定时炸弹”。

未成年人的“新药”

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

但深圳市控烟协会副秘书长熊景凡曾表示:

“通过调查发现,通过电子烟的线上和线下渠道购买卷烟的人没有年龄限制,很多电子烟甚至没有相关标签或类似的有害健康提示。 “已经成为电子烟的主要营销对象之一。上瘾也会促使未成年人吸普通卷烟。”

今年3月,山西省长治市一所小学门口食堂被曝向学生售卖电子烟;5月,河北省邯郸市一所小学门口的食堂向学生出售电子烟。

仅2019年 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 福建省厦门市 山东省潍坊市 青岛市黄岛区香江路 海南省儋州市 广西桂林市 陕西省西安市 郑州市、河南、温州市、浙江等地,据媒体透露,当地中小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正在大量向学生出售电子烟。

甚至,不少商家以“玩具”、“生鲜”的名义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2018年11月,广州华南植物园的一名商家以“玩具”的名义向未成年人出售水果味电子烟。

电子烟的销售渠道正逐渐向四线以下的小城镇和农村市场下沉,侵蚀未成年人。

9月13日,特朗普发推文:让我们的孩子远离电子烟!

我奉劝各位创业者,现在的电子烟生意或许有“光明的前途”,但未成年人养成的吸烟习惯会害了他们一辈子。

参考资料:

1.《电子烟瞄准中国儿童》,科创金融交易所,林奇

2、《电子烟是“戒烟神器”吗?》,人民网,吕少刚,胡伟航

3.《电子烟电子烟工厂,年轻人吐云间的疯狂肿瘤》,诺虎,李小秋

4.《不要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药》,科技前沿,黄庆春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