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胜大咖】中国电子烟首富诞生了!

2022-03-16 10:48:10

市场、名誉、财富,选哪个?

独生子女做选择题,陈志平三道都要。

01

中国电子烟首富诞生

作为今年最赚钱的新股之一,Smol在资本市场的火爆程度如何?

预售期间,香港公开发售超额认购约116倍,国际市场超额认购约18.8倍;上市当天,思摩尔股价大涨150%至31港元,总市值最高达到1780亿港元(1538亿元人民币)。

上市一个月后,被纳入恒生综合行业指数、恒生综合大盘股指数、恒生综合大中盘股指数,成为新消费板块的代表公司。其中,恒生综合指数是港股通的参考指标,意味着“北水”基金可以买卖Smol。

它的上市也催生了电子烟行业第一富豪——据估计持股40%左右,领头羊陈志平直接进入福布斯亿万富豪行列。在胡润百富榜中,他以640亿元的身家排名第59位,成为“电子烟首富”。

名单上出现了三位新面孔,一位是9月在农夫山泉上市半小时成为中国首富的钟睒睒,一位是东南亚电商SEA负责人李晓东,另一位是是陈志平。

大家都知道烟草企业赚钱,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电子烟将成为21世纪最具潜力的硬件创业方向。

2003年,中国药剂师韩立发明了电子烟。随后,这款引领全球热潮的产品被命名为“如烟”,韩立被称为“电子烟之父”。鼎盛时期,如烟一年能卖出10亿元。

电子烟的生意起源于韩立,但掌握电子烟核心技术的是厂家。

今年7月,Smol在香港成功敲响了警钟。除了“中国第一电子烟”的光环外,它还是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它拥有整个行业的16.5%。市场占有率,超过前四位的总和。

电子烟分为蒸汽型和加热型两大类,Smol的电子雾化产品实现了全覆盖。

像日本烟草、奥驰亚子公司、英美烟草子公司、悦刻等电子烟品牌,再牛逼也离不开Smol。

根据Smol招股书,2019年电子雾化设备平均售价为8.7元,电子雾化元件平均售价为7.5元,加起来不到20元。市场上一次性和可充电的电子烟价格普遍高达60-200元。

低成本带动Smol的净利润一路攀升。2016年仅为1.6亿,但2019年高达21.7亿,三年增长20倍。

电子烟发财神话的第一页,但其实Smol不叫Smol,陈志平也不是电子烟。

02

“中国雾谷”的湖南人

陈志平是湖南人。1975年出生于益阳,先在同济大学学习市场营销,后赴中欧商学院攻读EMBA。

湖南人很会上网,微信张小龙、58同城姚劲波、盈科冯友生、快宝刘欣、快手速华、莫莫唐嫣……都是湖南人。

不过,陈志平一开始并没有选择互联网。毕业后先后在上海尚科联合科技、复旦光华科技任销售经理。有了创业的念头后,他还去四川做煤炭经销商,却被算计拉了一批假煤,亏了200万元。

创业就是,打不赢,立马退出;改变你的路径并继续运行。

2009年落户深圳,将目光投向电子烟。

今年可以说是电子烟行业最糟糕的一年。经过4年的高速成长,韩立的如烟开始走下坡路。

但这也是业内最好的一年。美国电子烟市场初露端倪,大量代工订单飞向“中国雾谷”深圳。外国客户带着一袋袋现金来到深圳,乞求人们成立一个小作坊生产电子烟。

在深圳,一大批湖南人抓住了这个机会。在湖南电子烟品牌,槟榔和香烟是很多人的生活必需品。

无论是烟油、芯片、雾化器、模具、生产组装,在电子烟制造的每一个环节都能看到湖南人的身影。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湖南人自己就能形成电子烟产业的闭环。

陈志平就是其中之一。他看到了隐藏的机会,立即进军电子烟市场,创立了Small的前身——麦奎。

公司一成立,陈志平就着手寻找“大树”做靠山。同样是2009年,亿纬锂业在深圳创业板上市,抢尽风头,获得足够关注。

亿纬锂能不仅是陈志平前进的“踏板”,也是麦克维尔电子烟锂碳电池供应商。

创业之初,麦奎专注于便携式电子烟的开发,促成了与电子烟早期玩家NJOY的合作。本来电子烟品牌,来自美国的订单来得很匆忙,麦克维尔生意兴隆。

但在 2010 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直接禁止电子烟。

幸运的是,电子烟的风潮已经从美国蔓延到了日本和韩国。关键时刻,日韩电子烟订单挽救了包括麦克维尔在内的中国电子烟代工工厂的生命。

2012年,NJOY愤怒起诉后,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电子烟属于烟草制品,不是药品,不受FDA管控。

这一决定彻底打开了美国电子烟市场。

美国的监管一放开,深圳的电子烟工厂就开始加速了。到2013年,继NJOY之后,麦奎迎来第二大电子烟客户Logic,订单和收入大幅增长,公司逐渐走上正轨。

陈志平的野心终于被隐藏了。

03

“乱世”造英雄

2013年,陈志平和麦克斯韦正好处于电子烟市场野蛮生长的时代。

当时,如烟及其专利被世界第四大烟草公司“帝国烟草”收购。而电子烟的创业者们已经开始疯狂模仿“如烟”。

当时,一个作坊从华强北买了一堆零配件,雇了一些工人组装,躺着赚钱。到 2014 年,中国有超过 2,000 个电子烟工厂。

恰逢电子烟的“乱世”,但“乱世”却容易出英雄。

陈志平想做时代英雄,却不得不和千千万万的同行压价抢单。着眼未来,麦奎必须形成组织化、连锁化、差异化的核心竞争模式。

他迈出的第一步是搬出成立它的小工厂。这是布局和模式。麦奎不能像井底之蛙,被困在小工厂里。

问题也出现了,谁付钱?制造业不像充满泡沫的互联网,故事讲得好,烧钱到老。

这时,一维锂能站了起来。2013年麦奎的爆发让它大放异彩,甚至想收购麦奎布局电子烟产业链。

陈志平和熊少明等五位创业合伙人经过两天一夜的激烈讨论,最终决定将5岁的麦克维尔“卖”给亿纬锂能。

2014年4月,陈志平签订了一份“高价出售合同”,即:亿纬锂业以4.39亿元收购麦克维尔50.1%的股份,账面溢价高达20%。同时,陈志平必须完成高绩效赌博承诺,即:2014年至2016年,麦奎必须分别实现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的净利润,3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3.47亿元。

于是,《销售合同》一签订,就遭遇了产品结构调整和市场增速放缓的挑战。

2014-2015年,中国电子烟企业遭遇了创新见顶、销售瓶颈、事故频发等一系列挑战。同时,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6年,每年都有数千家电子烟企业进入市场,竞争呈指数级增长。

2014年至2016年,麦奎的净利润为0.37亿元、0.38亿元、1.6亿元,合计1.81亿元,仅达到一半的绩效承诺限制。

亿纬锂业曾想剥离麦奎,这对本就苦苦挣扎的陈志平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为了留住亿纬锂业,陈志平多次劝说董事会再给它一次机会。如果大股东不说话,他就去找中小股东。后来,《关于股权转让与债务的专业协议》的议案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时,以98.87%的票数否决,最终被中小股东否决。

电子烟品牌排行口味王电子烟1_蒸汽巴士电子烟电子烟品牌权威评测_电子烟品牌

在留住大股东的同时,陈志平完成了更多的重点任务。

一是搬出,扩建核心工厂;其次,McQuay 是左边的代工,右边的品牌,2015 年推出了自己的品牌 APV,将产品和分销网络扩展到欧洲,并与日本烟草建立了业务关系。

同年年底,麦奎在新三板挂牌。

面对电子烟行业快速迭代的技术,麦奎越来越展现了自己的硬核实力。

2016年,麦奎推出第一代陶瓷加热技术;进一步升级为第二代FEELM(即陶瓷雾化核心技术)。与棉芯等电子烟相比,FEELM解决了漏油等问题,口感也有很大提升,成为电子烟行业的一项革命性技术。

代工和品牌的结合,再加上这项革命性的技术,让 McQuay 名存实亡。

04

《千烟之战》

2017年,在FEELM技术的加持下,麦奎的收入同比翻了一番。

今年,电子烟开始被广泛接受。像Angelababy(杨颖)这样的大牌明星都用电子烟。韩红更将电子烟作为新年礼物送给《我是歌手》的幕后工作人员,并善意提醒他们不要使用电子烟。抽传统香烟。

陈志平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变化,再加上麦克斯韦的快速发展,新三板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找到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提出让公司独立上市的想法。

或许是双方企业家的相互同情,双方很快达成了共识。自2017年3月起,亿纬锂能开始计划继续减持麦奎,持股比例由47.49%降至37.55%。

刘金城的股权转让毫不含糊,但陈志平却走上了一条危险而鲜为人知的道路。

据光正恒生的研报显示,当时,分拆后控股子公司转为控股子公司并在中国上市的成功案例只有两个:一个是国泰科技,2010年上市,另一个是2011年上市的佐力医药,涉及的上市公司有中兴和康贝。

但陈志平非常坚决。为了成功上市,他拓展市场,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成立研究院。

当年,加热不燃烧产品在日本市场尤其火爆。2017年5月起,麦奎与日本烟草合作生产加热不燃烧产品的电子雾化元件;同年,第一所基础研究所在长沙成立。

一年后,麦奎与英美烟草建立了合作关系,陈志平的“朋友圈”又添了一位有实力的朋友。

2019年,麦克维尔成立了包括深圳在内的三个基础研究所,并获得了美国安全检测实验室颁发的参与证书,成为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批准开展安全检测的联邦机构。公司。

也是在这一年,McQuay 更名为 Small International。

2016年至2019年,Smol的研发费用从0.24亿增加到2.77亿,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保持在3%以上。由于专注于陶瓷加热技术,2019年10月,思摩尔的陶瓷加热技术还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第21届中国专利奖”。

总体环境也在不断改善。

2018年底,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收购了电子烟Juul 35%的股权,一度让Juul的估值高达380亿美元。财富的爆发让Juul的管理层一时间得意忘形,一口气给1500名员工发放了20亿美元的年终奖金,平均每人130万美元,相当于总和一个硅谷程序员10年的底薪。

幻想估值与财富自由的故事传回中国,并迅速掀起“千烟大战”。

2019年1月,多张电子烟品牌一起发布。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小木成立电子烟品牌FLOW,并在多个场合强调,不想错过成为电子烟领域的下一个“滴滴”;“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东在朋友圈发帖称,他创立的YOOZ品牌电子烟正在发售;随后,几位新媒体创始人也联手推出了自己的品牌电子烟“LINX”。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个月,新增电子烟企业248家。罗永浩也没有放过这一波,请陈冠希代言,拍了电子烟品牌“小野”。

而这些互联网电子烟企业都是来自深圳的代工厂,主要是Smol。

2019年11月,电子烟行业再次开始变革。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规定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督促电商平台关店、下架电子烟。 -香烟。

不过,这项政策的出台对电子烟代工企业影响不大。

根据Smol的招股书,从2017年到2019年,Smol的收入连年翻番,增长率分别为121%、119%和122%。2019年营收达到76亿元,代工业务占比提升至86.3%。在收入方面,监管并未对 Smol 产生显着的负面影响。

05

“把力量放在心里”

Small并不是第一个进入游戏的玩家。

过去,与它一起登陆新三板的Avips、卓尔悦等曾经跑在Smol前面。Kesmol实现了三年收入增长10倍,净利润三年增长20多倍。成为第一个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敲钟的人。

上市当天,陈志平多次表示“把强大的力量放在心里”。

作为一个低调自律的人,陈志平坚持每天8:30来公司,坚持跑步、学习、思考。他的个人理念也深深植根于思摩,企业文化强调“责任”。入职必须要后盾的一件事就是人是值得有责任的人,有责任的时候才会建立自己的梦想,有梦想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不懈。

上市只是新征程的开始。陈志平的目标还是1700亿市值,只是单位从港币变成了美元。

当然,这不是一个好问题。电子烟争议不断,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行业头顶。

在国内,很多一线城市正在慢慢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

去年底,深圳发布了《深圳市控烟标志标识制作设置指南(试行)》,在原控烟标志上增加了电子烟标识;今年5月,深圳市相关职能部门开展了电子烟控烟专项行动;7月,发行全国首张电子烟票。

重庆也有加强电子烟管控的趋势。根据8月结束公开征求意见的《重庆市公告场所吸烟控制条例(草案)》,吸烟还包括吸电子烟的行为。

在国外,加强对电子烟的管控也在加紧。

自 2018 年起,葡萄牙禁止在封闭空间内使用电子烟设备;去年9月,美国多个州开始禁止销售各种形式的非烟味电子烟,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要求电子烟上市前必须提交。上市申请,否则禁止销售。

今年7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另一项法案,将禁止电商平台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美国是 Smol 的最大市场。

在税收方面,思迈目前作为高新技术企业享受15%的所得税优惠,但未来随着电子烟加入烟草监管,加税已成为行业的必然趋势。据了解,印尼已宣布对电子烟征收57%的消费税。

于是,陈志平开始有意识地寻找另一条路。

根据Smol的招股书,其上市募集资金的50%将用于扩大产能,25%将用于新生产基地的自动化生产。上市当天,陈志平还表示,公司下一阶段研究的重点之一是将电子雾化技术和产品应用于医疗保健行业。

不久前,Smol与AIM签订了研究协议。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使用公司提供的吸入式给药装置,可以将药物直接进入肺部,有效预防疫情感染。

求生的欲望真的很强烈。

Smol 的另一个主要担忧来自其对前五名客户的依赖。根据招股书,其大部分收入来自之前的大客户。2016-2019年,公司前五名客户占比分别为73.7%、65.6%、55.3%、63%。

换言之,任何主要客户的流失都会对销售产生重大影响。

但Smol的成功上市,让人们看到了科技引领行业的力量。技术不断瓦解原有的利益格局,正如互联网瓦解传统产业一样。而这种解体现在已经发展到垄断行业。

没有人可以擅自开卷烟厂,但陈志平和斯莫尔通过科技和创新驱动了“弯道超车”,从电子烟领域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电子烟仍然属于卷烟市场。

(图:网络、图沃创意)

如果创业是一种生活实践

黑马营是向上生长的最佳土壤

欢迎来到黑马营“亿中游”加速计划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