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商家群异常活跃,几百上千条消息不断刷新着

2022-04-01 19:10:34

文|王欣

编辑 |

“现在是囤货的时候吗?”

“别囤太多,五一过后不准卖!”

“非烟香精卖不掉怎么办?我还有8个月的时间租这家店。”

这两天,这群电子烟商户非常活跃,数十万条消息不断刷新。引发店主热烈讨论的是3月11日发布的《电子烟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规定禁止销售除烟草香精和可加雾化器的电子烟以外的调味电子烟。

同日,电子烟品牌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发布财报。2021年全年营收85.21亿元电子烟OEM,毛利36.721亿元。几项关键财务数据均表现良好。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过去一年,在“万店计划”和“6个月回本”的营销带动下,线下门店数以十万计。授权商店和零售商的命运与品牌息息相关,品牌越响亮,他们的生意就越好。

但现在,很多依赖品牌口碑的企业都被卷入了风暴之中。在新规的影响下,雾芯科技股价一夜之间跌幅超过36%,这也让电子烟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厂家、代理商、掌柜、微商……电子烟商家关注的焦点不再是:能赚多少钱。相反:如果你不抽电子烟,你能做什么?

最后的疯狂

“想囤货的快点,现在线下的豆荚涨价了!”

一家卖电子烟的微商,把自己的朋友圈拉到“电商在线”。从与客服的几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烟弹的价格不降反升,从官方的99元涨到了99元。120元-130元。

在大多数坐在电子烟商桌前的玩家眼中,新规最大的影响是限制了电子烟的口味。

烟弹是电子烟业务中最重要的部分电子烟OEM,这点在悦刻的招股书中有所披露。用户粘性以弹弹比表示:2018年悦刻的弹弹比为:11.8,2020年前三季度弹弹比上升到 22.25。

用户可能只买一根烟棒,但会多次购买烟弹,而复购率高的烟弹是电子烟业务的大头。

电子烟区域代理刘琳告诉《电商在线》,销售的烟弹中,90%以上是非烟味。这一点也体现在电子烟品牌主要展示的产品构成上。带有烟草香精的SKU数量仅占2%-5%左右,其余为非烟草香精。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几个:一是电子烟的用户群体以年轻人为主,很多女性用户偏爱水果口味;第二,有些人只是想换个口味。如果只是烟味,他们可能会回去选择香烟。

限制电子烟口味的消息一出,电子烟品牌如魔笛、西柚、原子、火器等纷纷发布公告,停止生产非烟味烟弹,销售现有库存,开发新产品。

去糖化,以后不能抽的味道,各种因素传导到用户端,点燃囤货的热情。每个人都想在五一之前囤积一些非烟草味的烟弹。

卡卡是一家电子烟专卖店的店长。新规出台后的周末,店里挤满了前来抢购的顾客。他告诉《电商在线》,实体店基本面临关门的问题,只能在五一前尽可能多卖多赚点钱,但目前还拿不到最畅销的豆荚上级代理人。现在,只能出售商店中以前的库存。

即使是代理商也无法从制造商那里获得更多资源。刘林说,他认识的几个代理商和店主都在囤货,但整个市场都缺货。他向厂方下了近100万元的订单,厂家只发了6万元左右。也有制造商向他透露,他们已经准备生产符合新标准的墨盒。

一些处于危险边缘的微商停止了各种打折促销,开始高价销售。面对用户的犹豫,微信直言:“现在不买,以后想买就买不到了。”

新规出台,行业迎来洗牌。大部分球员都会被换下,但依然会有球员还在下注,为“最后的狂欢”做准备。

打鼓比赛

这不是电子烟行业第一次面临新规。

电子烟oem怎么跑单_电子烟OEM_电子烟oem

2019年10月下旬,电子烟线上禁令实施,电子烟线上推广销售被禁止,线下渠道成为电子烟品牌的最佳推广销售阵地。悦刻、柚子、魔笛等电子烟品牌纷纷推出“开店补贴”计划,通过大规模线下布局弥补线上渠道的损失,应对线上禁售。

补贴、高回报率和行业的快速致富神话吸引了大量新玩家加入牌桌,推高了牌桌上的筹码。

当时开电子烟店的门槛并不高。刘琳向《电商在线》透露,租个店铺装修要2万-3万元,进货3万-4万元,然后如果雇了店员,就可以开专卖店。“实体店的毛利可以达到40%-50%,一般6个月就可以还款,如果店铺位置好的话,3个月左右就可以还款。”

同时,悦刻、魔笛、柚子等品牌也绕过了线上禁令,将微信小程序与实体店相结合——只要在公众号点击附近门店,附近专卖店并联系信息将显示,联系店主,同城快递和闪送可以将豆荚交付给您。

实体店红利期将在2021年下半年迎来拐点:电子烟专卖店和授权店在各地迅速扩张,电子烟门店将达到五六家一条街。据量智库发布的《2021电子烟行业蓝皮书》显示,中国电子烟零售业态近19万家。

线下渠道竞争越来越激烈,首批实体店因为马太效应控制了线下绝大多数客源,还通过加码将客源引流到私域。微信领先一步,成为最大赢家。后期开实体店的店主,大多撑不过2022年,早早打包转运,或切肉亏本离开。

一位实体店商人向《电商在线》透露,他于2021年4月加入并开设了一家实体店。该店位于商业中心附近,人流量很大,但数量进入商店的顾客数量有限,加上租金。,他每个月要亏损近2万元,他选择了半年后关店。

部分商户在禁网下转向微商,展开反监管赛跑。玩法比实体店简单:在社交平台传播宣传,或者直接开批发商,找下级代理。

刘林认识的一位微商,每​​个月都有100万件左右的仓库,月销售额基本在300万元左右。微商的成本也远低于实体店。只要不需要仓库和送货员,就不需要在实体店租水电。包括折扣和促销,利润可以在7%左右。

风险是通道可能随时被阻塞。一位微信商家表示,普通账号被封是因为客户怀疑自己买了假货,向官方客服举报。通常,该帐户很少被阻止。

“监督是永远存在的,说到底,这是一场比谁都快的比赛,只要在监督增加之前找到捡球手离开场地,就是胜利。”

离开、转型、出国

但在电子烟新规实施后,微商和实体店将是第一批离开扑克桌的玩家。

对于微商来说,电子烟在被管理后可能与香烟类似,快递也会受到监管。目前邮寄香烟的规定不超过两个,电子烟也可能有相关规定。进出货物的交付成为最大的问题。对于实体店主来说,未来电子烟的销售需要烟草执照。如果等同于香烟,电子烟的税率可能会接近国内卷烟的综合税率,达到50%-70%,实体店的利润将大打折扣。,如果没有钱赚,它自然会选择离开。

处于行业金字塔顶端的厂商也面临着新规的冲击,但深圳的电子烟厂家程娟告诉《电商在线》,国内新规对他影响不大,因为他主要做的是电子烟外贸,还有自己的电子烟品牌,在海外做得不错。

在程隽看来,绝大多数电子烟厂家可以继续生存下去,因为厂商可以转型为符合新规的豆荚,但业务规模和利润会变小,只有少量资金无法支持转型。制造商可能会消失。“国内很多厂商已经开始跨界电子烟ODM和代工业务,目前除了美国以外,大部分海外国家和地区对口味没有严格限制,外贸厂商不受影响。大的。”

《2021年电子烟行业蓝皮书》中还提到,2021年国内电子烟市场规模(零售)预计为197亿元,而2021年中国电子烟出口总额将达到1383亿元元,是国内市场规模的7倍。. 电子烟在国外需求量较大,销售市场较大。

RELX悦刻2019年开始开拓海外市场,在21个国家和地区设立办事处和站点,占据东南亚电子烟市场第一;而魔笛的业务已覆盖35个国家和地区;柚子也于2021年初开始开拓海外市场。在新规的影响下,这些国内电子烟巨头可能正在转型,同时更加关注海外市场,以获取海外市场份额。

来自yooz官网的海外消息

只是绝大多数经纪人没有出国的资金和经验,注定要在这次洗牌中离开牌桌。

去年3月“参照卷烟相关规定实施电子烟”后,刘林觉得电子烟行业监管会越来越严,能获得的利润会越来越低:“行业确实有很多一夜之间的风波。有钱人,我认识的一个代理商,在国内电子烟刚刚兴起的时候,就投资了5万元,先后赚了1200多万元。但现在,这绝对不可能了。”

2021年底,刘林关闭了大部分实体店,公司其他合伙人也开始了其他项目,留他一个人完成,“区域代理的盘子太大了,实体店还是很多的“还没有租出去,需要慢慢关门。一些2021年开的实体店还没有恢复,现在只能关门了。”

刘琳向《电商在线》透露,新规提到“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对电子烟产品、电子烟尼古丁等交易进行管理”,这意味着原来批发业务的代理商基本上不能继续做这个业务了。一些代理商计划转型为“服务商”,希望为官方提供一些属地品牌服务,比如走店、售后处理等。但绝大多数品牌并没有透露服务商信息,而且代理能否成功转型服务商也不得而知。

悬在电子烟屁股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落下,厂商和品牌开始转型,将逐渐将目光转向海外,而扑克桌上无数的实体店、代理商和微商可能会出局游戏。通过电子烟“致富”的神话结束,创业一年的电子烟行业将在新规下停止野蛮生长,逐步进入标准化下半场。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